570ce49341567  

 

作者: 索達吉堪布 來源: 《藏傳淨土法》70課

最近更新:2016-04-12 20:07:07  

 

一般來說,僧眾聚集聞思修行的場所叫做佛堂;根據阿底峽尊者的教言,佛像、佛經、佛塔等三寶所依存在的地方叫做佛堂。佛堂是非常嚴厲的對境,不用說真的毀壞佛堂,就是在佛堂裡睡覺、吐口水、擤鼻涕、丟茶渣或者放屁也將墮入惡趣,因此大家在使用佛堂時一定要注意自己的行為。漢地很多居士家裡都設有佛堂,為了避免因不恭敬而造業,佛堂最好是單獨設立,如果沒有條件,也可以把佛堂設在臥室或者廚房裡,但別忘了在中間隔一個簾子。 

 

毀壞佛堂有非常大的過失,反過來說修建佛堂也有非常大的功德。《佛說大乘造像功德經》雲:“優樓頻螺迦葉、伽耶迦葉、那提迦葉並曾於往世修故佛堂,由此因緣永得解脫。”大家應該懂得造佛堂的功德,以後如果有錢要發心造佛堂,如果沒有錢要隨喜他人造佛堂。 

 

今天下午,我和負責工程的幾個道友去看居士林經堂的地基,看完地基後,他們一直追著我傳法。他們對我說:“這麼多年來我們天天搞建築,沒有做任何有意義的事,您能不能給我們傳一個瞬間成佛的法?”聽了他們的話,我心裡想:造經堂的功德就是最大的,除了造經堂之外,哪裡還有更深的解脫之法? 

 

和他們一樣,很多人也不清楚造佛堂的功德。《俱舍論》的講義中說:供養僧眾經堂可以獲得等同梵天的福德,會在多劫中感受善趣的安樂。以前法王如意寶說過,他在石渠求學時,托嘎如意寶建造了一座經堂,當時法王親自挖地基、背石頭。本來戒律中不開許比丘隨便挖地,作為一位清淨的持律比丘,法王都親自去挖地基,請大家想一想:造經堂的功德該有多大啊! 

 

現在我們學院也在建經堂,但所有的工程都包給外面的施工隊了,所以很多道友沒有直接發心的機會,這些福報只有讓那些不信佛的工人去積了。以前學院的老經堂是由僧眾親自建的,當時我和很多道友背了半個多月的石頭,有時候從喇榮的山後背上來,有時候從居士林往上背。當時法王在課堂上講了很多建經堂的功德,有一次法王說:“雖然我的身體狀況不允許和你們一起天天背石頭,但我也要從附近背一些石頭。”我親眼見過法王去工地幹活。 

 

從表面上看,佛教的經堂和世間的公安局、稅務局、糧食局等建築是一樣的,但實際上二者在功德和意義上完全不同。現在有些居士把自己的房子騰出來,讓菩提學會的佛友在裡面聞思修行,我內心對此非常隨喜。這種行為能給自己帶來巨大的利益,而且這些利益在生生世世都不會窮盡。現在有些富人房子特別多,在這個城市有一座別墅,在那個城市有一棟洋樓,可是這些房子都沒有派上用場。而且當這些富人死的時候,所有的房子不得不留在人間,一點實義都沒有。而有些人把房子提供給大家學習佛法用,雖然有的房子很小,只能坐幾個人,但這也等於供養一個經堂(房子裡面設有佛像、佛經、佛塔,道友們又在裡面聞思修行,這樣的房子就是經堂),這樣使用房子才有實義。 

 

作為一個佛教徒,一定要知道這些功過的道理,否則就和不懂佛法的世間人沒有區別了。明白了這些道理之後,今後各位如果有錢財、有能力,應該儘量修建佛堂或者把自己的房子騰出來做佛堂,這對自他都有極大利益:對個人來說,可以遣除今生的一切不幸和違緣,來世也可以獲得巨大的福德;對大眾來說,也有了共同行持善法的場所。我經常想:在我們學院的大經堂裡,每天有成千上萬的僧眾從早到晚聞思修行,不要說長期聞思修行,哪怕一天的聞思修行,這個功德如果有形色,整個虛空界也無法容納,供養經堂的施主真是太有福報了!《毗奈耶經》中說:若有施主供養僧眾佛堂,僧眾只使用了一個晚上,第二天佛堂就被大火燒毀了,施主也能獲得無量福德,他們供養的佛堂也不算虛耗。 

 

如果在佛堂裡陳設三寶所依,讓參拜、供養的人種下善根,這當然是很好的,但我覺得佛堂最好用做聞思修行的場所。以前法王如意寶到香港時,去過白玉派的一個中心(實際上就是一套三室一廳的公寓),那時漢地很多地方還沒有藏傳佛教的中心,當時法王歡喜地說:“在繁華的大城市裡能有這樣的道場,人們能在一起學習佛法,這非常好。”1991年,我在四川綿陽市建立了學院在漢地的第一個中心——喇榮金剛道場。到現在接近二十年了,這個中心一直在運作,中心的會長也一直在發心。(我覺得那個老居士還是很發心的,一個人能堅持二十年非常不容易。)那個中心面積不是很大,裡面是我的一間臥室,算是金剛道場的方丈寮,外面是一個小客廳,算是開展活動的場所。和現在大城市的一些中心比起來,這個中心確實太小了。但不管怎麼樣,這也是最初的一個緣起,還是有一定的加持力。 

 

希望有能力的人為大眾提供聞思修行的場所,甚至可以把自己住的房子騰出來讓大家學習。我今天這樣說了以後,也許很多道友都開始考慮:要不要把房子提供給道友作輔導?我們學院的住房比較緊張,尤其是在女眾區買房子非常困難。那天有一個上海人對我說:“在上海買房、租房都沒學院難。”她說的也是,學院有些人不要說騰出房子給別人用,連自己住的地方都沒有。但山下有些人是有條件的,這些人應該將有漏的財產用到有功德、有意義的方面。 

 

言歸正傳,經堂是非常嚴厲的對境,我們應該愛惜經堂,甚至不能在經堂裡使用污穢的坐墊。以前佛陀去廣嚴城化緣時,看見一個人背部的顏色像黑瓷罐一樣。世尊解釋說:“此人曾是迦葉佛時代的一個出家人,當時他在僧眾的經堂裡使用骯髒的敷具[敷具:即坐墊,長三肘,寬二肘六指。是比丘的十三種資生具之一。],以此業力,他在五百世中轉生為背部黑黝黝的人。”現在有些人的相貌、膚色很難看,可能也和前世的業有關。 

 

《佛說因緣僧護經》記載,釋迦牟尼佛在世時有一位僧護尊者,他在遊歷地獄時見到很多形如牆壁、柱子的眾生,這些眾生之所以墮入地獄,就是因為在經堂的牆壁和柱子上吐痰、吐口水、擤鼻涕,或者因為倚靠而弄髒了經堂的牆壁和柱子。這部經中還講到,僧護在地獄見到三根肉柱,回到人間後他把自己的所見告訴了佛陀,佛說:“這三根肉柱並不是真正的柱子,他們是地獄眾生。第一個眾生以前是迦葉佛時代的一個出家人,當時他私自用了佛堂中的柱子,死後變成被大火所燒的肉柱;第二個眾生以前是一個在家人,當時他用刀刮取佛像上的金子,以此惡業,他死後變成肉柱,被地獄的獄卒用利斧砍殺;第三個眾生以前也是一個出家人,當時他把經堂的木材隨便送給在家人,結果死後變成了燃燒的肉柱。” 

 

漢文《大藏經》中有這部經,道友們應該好好看這部經。現在很多人連基本的因果正見都沒有,卻大談高深莫測的法語,這是非常顛倒的。雖然學習高深之法也很重要,只要你的智慧能跟得上,完全可以深入佛法的大海,佛教有一個不共的優點——無論一個人有多深的智慧,佛教中都有相合他智慧的法,所以學習中觀、密法等深法是可以的,但也不要因此而忽略了最基本的因果取捨之理。

 

《佛說因緣僧護經》中還記載,僧護在地獄中見到一個形似廁所的眾生,這是以前在經堂附近隨地大小便的果報。現在這種情況也很普遍,很多人因為不懂因果,依靠經堂也造了不少惡業。前一段時間,我在居士林經堂看到很多特別髒的坐墊,我問居士林的堪布:“你們不是天天學《極樂願文大疏》嗎?怎麼還把這麼髒的坐墊放在經堂裡?”因此學習這些道理後,大家去經堂時千萬要注意:不要有抽煙、喝酒等不如法的行為,也不要故意染汙經堂。如果經堂鋪有地毯,不能不脫鞋直接進去,否則來世會轉生為鐵腳餓鬼。 

 

在毀壞佛堂中,有一種需要特別注意的情況:有些人雖然沒有直接毀壞佛堂,但盜取建造三寶所依或者佛堂的錢財,結果造成三寶所依或者佛堂因材料不足而縮小面積,這種行為的後果和毀壞佛堂是相同的。 

 

有些人不懂因果,經常擅自使用修建佛堂的錢財,由此造下了嚴重的罪業。漢地有很多這方面的公案:以前有一個叫紹明的和尚,他以建佛殿為名四處化緣,可是他沒有把化來的錢建佛殿,反而私自享用了。後來他生病,總是見到自己被大火從頭到腳燃燒,燒完又燒,反復感受劇烈的痛苦。還有一個人用佛殿的木料給自己蓋華宅,不久他身染重病,怎麼治療都沒有效果,後經他人打卦,方知是盜用常住木料的果報。 

 

文革期間,藏地的很多寺廟和佛堂都被毀壞了,我家鄉的多芒寺也被摧毀了,我小時候多芒寺只剩下一堵長長的牆,其餘什麼都沒有了。我想,當年那些搞破壞的人現在肯定在惡趣感受痛苦。 

 

漢地也發生過多次滅佛運動。據歷史記載:唐玄宗為了提倡道教、抑制佛教,曾下令削減全國僧尼的人數,導致全國一萬兩千個出家人還俗。後來他又下令:天下的村坊佛堂,小者拆除、大者封閉,禁止造新寺院,禁止鑄造佛像,禁止傳抄佛經。在他當政期間,佛教受到了很大的打擊。也許正是這些行為的果報,唐玄宗執政末期爆發了安史之亂,在倉皇逃離皇宮的路上,楊貴妃也被部下殺死。叛亂平息後雖然他回到長安,但已成了有名無權的太上皇,最後在鬱鬱寡歡中死去。從歷史上看,唐玄宗時代是唐朝從興盛到衰敗的轉捩點,這個轉折可能就是毀壞佛教造成的。宋徽宗也是如此,他也崇信道教、貶斥佛教,曾下令全國的佛寺改名為道宮,和尚必須身穿道士服。不久,北宋就被金朝滅亡,宋徽宗和他的兒子都被金人擄走,最後在五國城坐井觀天、困頓而死。 

 

不僅唐宋等朝代的衰亡與滅佛有關,任何朝代的當權者如果仇視佛教並以暴力毀壞佛教,都會給國家帶來災難,並使國家逐漸走向衰亡。上世紀五十年代末,藏地進行了所謂的“宗教民主改革”,很多寺院被摧毀,大量出家人遭到迫害,不久中國就出現了三年大饑荒。相反,如果一個國家護持佛教,就像《君規教言論》所說的那樣,這個國家就會繁榮昌盛,戰亂災難也會自然消失。只要認真觀察歷史就會發現,個人和國家的興衰確實和佛教有密切的關係。了知這些道理後,我們要發下堅定的誓願:今後無論遇到什麼因緣,絕不損害上師三寶!這樣的發願非常有必要,因為凡夫人很容易受環境和他人的影響,如果沒有願力的攝持,說不定以後也會造下嚴重的罪業。 

 

前面說到,歷史上有很多人因為毀壞寺院而造下罪業,也有人因為保護寺院而積累功德。《太平廣記》中記載:開元十五年,唐玄宗下令全國拆毀、封閉寺院。當時豫州新息縣的縣令名叫李虛,他本來是個橫行霸道、喜好殺人的惡人。朝廷的文件到達時,李虛正在和朋友喝酒。聽到要在三天內拆毀全縣的寺院,李虛覺得時間太緊,憤怒地說:“如果有人膽敢毀壞寺院,一律處死。”李虛並非以好心保全寺院,只不過出於憤怒而和上面對著幹,但客觀上卻保全了全縣的寺院。第二年李虛病死了,他的中陰身到冥府,閻王根據生前的罪業給他判罪。正要用刑時,李虛說:“去年朝廷下令拆佛堂、毀佛像,我管轄界內的佛堂和佛像都得以保存,這個功德能否抵罪?”閻王一查,果真有此事。於是改判:以此功德抵消一生的罪業,延壽三十年,死後轉生善處。之後閻王命獄吏將李虛放回人間。他醒來時已經是晚上,家人聽到棺材裡面有聲音,剛開始母親和媳婦以為是老鼠,後來聲音越來越大,母親便讓人打開棺材,結果發現李虛復活了。後來李虛果真又活了三十年。李虛保全寺院並非出於好心,尚且獲得如是功德,如果他是好心為之,可想而知功德就更不可思議了。 

 

了知毀壞佛堂以及三寶所依的過患以後,我們務必要小心謹慎不造這些惡業,對於以前造的此類惡業應該盡力懺悔,這一點十分重要。

 

——敬錄自《藏傳淨土法》70課

 

 

轉載自

http://www.zhibeidy.com/index.php?a=shows&catid=75&id=36706

 

全站熱搜

cind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